中國城鄉環衛網

這些環衛企業注意:再不重視它,恐遭千萬元罰款!

環衛科技網訊,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應對氣候變化重要講話精神,實現碳達峰目標和碳中和愿景,3月30日,生態環境部下發了關于公開征求《碳排放權交易管理暫行條例(草案修改稿)》(以下簡稱《條例修改稿》)意見的通知。

《條例修改稿》進一步明確了立法的目的,對碳排放的登記機構和交易機構做了補充說明,并首次提到了碳排放配額總量和分配方案,尤其對交易雙方、重點排放單位、主管部門等的追責問題進行了詳盡闡述。其中,多項條款值得同屬碳排放大戶——“垃圾焚燒發電企業”及“垃圾填埋場”的注意。

2019年4月,生態環境部法規與標準司曾下發了關于公開征求《碳排放權交易管理暫行條例(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條例意見稿》)意見的通知。那么,對比2019年的《條例意見稿》,2021年的《條例修改稿》有哪些改進之處?筆者這里做了一番梳理。

一、立法目的進一步明確

我國提出二氧化碳排放力爭2030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條例修改稿》與時俱進,在立法目的上增加了這一新的內容。

《條例修改稿》中,“立法目的”條例寫到:為了規范碳排放權交易,加強對溫室氣體排放的控制和管理,推動實現二氧化碳排放達峰目標和碳中和愿景,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向綠色低碳轉型,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制定本條例。

而在《條例意見稿》里,僅有推進生態文明建設,促進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等內容。

二、完善登記機構和交易機構組建方案

2019年的《條例意見稿》提出,國務院生態環境主管部門負責組織建立、運行、維護并會同國務院有關部門監督管理統一的國家碳排放權注冊登記系統和國家碳排放權交易系統。

2021年下發的《條例修改稿》里,再一次明確了國務院生態環境主管部門是“全國碳排放權注冊登記機構和全國碳排放權交易機構”的方案組建者,方案組建后,報國務院批準。

另外,這2個機構要按照本條例和國務院生態環境主管部門的規定,記錄碳排放配額的持有、變更、清繳、注銷等信息,提供結算服務,組織開展全國碳排放權集中統一交易。

《條例修改稿》還稱,本條例施行后,不再建設地方碳排放權交易市場。本條例施行前已經存在的地方碳排放權交易市場,應當逐步納入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

此外,《條例意見稿》中沒有明確2個機構的監督管理部門,此次也一并做了說明。《條例修改稿》稱,國務院生態環境主管部門會同國務院市場監督管理部門、中國人民銀行和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國務院銀行業監督管理機構為2個機構的監管者。

三、確定配額總量與分配方法

在碳排放的配額分配標準和方法內容方面,《條例意見稿》并未明確提出具體的方案,只說明由國務院生態環境主管部門會同國務院有關部門綜合考慮國家溫室氣體排放控制目標、經濟增長、產業結構調整等因素,制定方案。

《條例修改稿》則明確指出,碳排放配額分配包括免費分配和有償分配兩種方式,初期以免費分配為主,根據國家要求適時引入有償分配,并逐步擴大有償分配比例。

另外,省級生態環境主管部門應當根據公布的碳排放配額總量和分配方案,向本行政區域的重點排放單位分配規定年度的碳排放配額。

四、重點排放單位有義務也有權益

《條例意見稿》僅僅點出了重點排放單位應當加強溫室氣體排放管理,合理控制溫室氣體排放量,并未說明重點排放企業到底該如何做。《條例修改稿》則對重點排放單位應盡的義務進行了詳細說明:

1、重點排放單位在編制其上一年度的溫室氣體排放報告,載明排放量后,要于每年3月31日前報其生產經營場所所在地的省級生態環境主管部門。

2、溫室氣體排放報告所涉數據的原始記錄和管理臺賬應當至少保存五年。

3、重點排放單位應當在完成碳排放配額清繳后,及時公開上一年度溫室氣體排放情況。

當然,重點排放單位除了義務,也有相應的權益,比如異議處理的權利。

《條例修改稿》指出,省級生態環境主管部門可以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委托技術服務機構,對重點排放單位的報告進行核查,重點排放單位對核查結果有異議的,可以自收到核查結果之日起七個工作日內,向組織核查的省級生態環境主管部門申請復核;省級生態環境主管部門應當自接到復核申請之日起十個工作日內,作出復核決定。

此項異議處理的內容也是2019年的《條例意見稿》中并未見到的。

五、配額如何清繳更加明確

《條例修改稿》指出,重點排放單位的碳排放配額清繳量,應當大于或者等于省級生態環境主管部門核查確認的該單位上一年度溫室氣體實際排放量。

什么是配額清繳?配額清繳是指重點排放單位應當根據其溫室氣體實際排放量,向分配配額的省級生態環境主管部門及時清繳上一年度的碳排放配額。

打個比方,如果分配給企業的量是100,本年度只用了80,那么多余的20,企業可以結轉使用,也就是說,可以出售依法取得的碳排放配額。反之,如果本年度排放量達到了120、超標的20,則要通過在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購買配額等方式完成清繳。

另外,除了向其他重點排放單位購買碳排放配額,《條例修改稿》提出,重點排放單位還可以購買經過核證并登記的溫室氣體削減排放量,用于抵銷其一定比例的碳排放配額清繳。

目前,國家鼓勵企業事業單位在我國境內實施可再生能源、林業碳匯、甲烷利用等項目,實現溫室氣體排放的替代、吸附或者減少。這些單位可以申請國務院生態環境主管部門組織對其項目產生的溫室氣體削減排放量進行核證。經核證屬實的溫室氣體削減排放量,由國務院生態環境主管部門予以登記。

六、新增多項追責條例

追責涉及到碳排放的產生者、監管者、核查者三方的責任。

《條例修改稿》除了保留《條例意見稿》中如重點排放單位“未按要求及時報送溫室氣體排放報告,或者拒絕履行溫室氣體排放報告義務”,處“五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的罰款”的追責,以及主管部門“濫用職權、玩忽職守、徇私舞弊的”的“處分”等追責外,還新增了其他方面的追責條例,比如:

1、違規清繳追責方面,重點排放單位違反本條例規定,不清繳或者未足額清繳碳排放配額的,由其生產經營場所所在地設區的市級以上地方生態環境主管部門責令改正,處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的罰款;逾期未改正的,由分配排放配額的省級生態環境主管部門在分配下一年度碳排放配額時,等量核減未足額清繳部分。

2、違規交易追責方面,通過欺詐、惡意串通、散布虛假信息等方式操縱碳排放權交易市場的,由國務院生態環境主管部門責令改正,沒收違法所得,并處一百萬元以上一千萬元以下的罰款。

3、單位操縱碳排放權交易市場的,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五十萬元以上五百萬元以下的罰款。

4、機構交易追責方面,相關機構或工作人員違反本條例規定從事碳排放權交易的,由國務院生態環境主管部門注銷其持有的碳排放配額,沒收違法所得,并對單位處一百萬元以上一千萬元以下的罰款,對個人處五十萬元以上五百萬元以下的罰款。

5、抗拒監督檢查追責方面,交易主體、相關機構全國碳排放權交易主體、全國碳排放權注冊登記機構、全國碳排放權交易機構、核查技術服務機構違反本條例規定,拒絕、阻撓監督檢查,或者在接受監督檢查時弄虛作假的,由設區的市級以上生態環境主管部門或者其他負有監督管理職責的部門責令改正,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的罰款。

對于碳中和,北京理工大學能源與環境政策研究中心魏一鳴教授團隊在長期研究基礎上提出,我國未來十年累計二氧化碳排放量不超過1090億噸,其中,電力(含熱力)約占42%,可見,電力行業在“碳中和”的道路上可謂任重道遠。

2021年2月1日,《碳排放權交易管理辦法(試行)》正式施行,發電企業已經被納入了重點排放行業的排頭兵。

因此,對垃圾焚燒發電企業和垃圾填埋場來說,也必須要擔負起一定的節能減排的責任。可以預料,“十四五”期間,“碳中和、碳達峰”將成為垃圾末端處置行業一項新的目標和挑戰。


嫩草影院